平码研究院
您當前的位置 :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區縣動態 > 鹽邊

【本土文藝】張永康《鹽邊這城》

2019-05-01 來源:鹽邊縣廣播電視臺

鹽邊這城

紀實散文 張永康

(一)

因二灘建設需要,省、市、縣首腦以科學的態度反復考查,反復論證,并上報中央,鹽邊縣新縣城就決定搬遷到這美麗的雅礱江下游東岸了,這地方,OK!

它是目前我國最年輕的城市呢!恰似早晨一輪噴薄而出的紅日,無比新鮮,這種不留一絲舊痕跡的城市,全國有幾座?

走進這城,你很少看見那既煞風景,又影響規劃的“蜘蛛網”。主干道采用電纜隱埋,把三十米寬的街道顯得更寬闊。

交通沒有死角,街道是回旋式,坐上三輪,不管從那條路,都能到達每家每戶門口,車卻無需從原路返回,像演《地道戰》那樣,神出鬼沒再駛向縣城的任何地方。

為了這座城市的文明,建設者們有多少付出和犧牲,你能理解嗎?

新縣城兩端的入口,喧器的環城公路與溝對面那一籠一籠的原始青藤只有幾丈之遙,現代化與大自然這兩種有著強烈反差的事物,居然如此地親密無間、如此地相映成景、如此地令人為之一動。

晨醒,斤嘎嘎和冠冠雀亮開歌喉為你而歌;夜里,水鳥的尋偶聲輕輕傳來,柔和而抒情,這詩一的意境,你說美妙不!

說新縣城有水鳥,此話決不失真,我就親眼看見D區人工湖里有水鳥臨時來這里玩玩,卻給我們憑添一景,但是讀者,千萬別背槍去打,一個是我不忍心你破壞:另外,一旦被抓住,要受經濟處罰,人家還要罵你是壞蛋,也別去挖山藥,那原始青藤就是山藥的苗,切記、切記。

(二)

因為從一個閉塞的地方搬遷到一個開闊的地方,從破舊的住房搬遷到嶄新的現代化新居,這是十年前人們就期盼的呵,能不高興嗎?但是,問題也來了,搬遷的同時遇上了房改,既是房改,就得出錢買房子,盡管政策優惠了再優惠,可買房子不是買粑粑,一套房子優惠下來也得花兩萬元左右,買了房子就會想到要把新房子裝修一下,讓它與時代合拍,然而簡單裝修一下也要花一萬元左右。裝修了的房子舊家具擺進去不諧調,好比西裝套草鞋,比舊房子配舊家具更難看,于是又換新家具,使之與其般配。

什么都煥然一新,舊家電又成了礙眼物,干脆痛快點,把家電也換成名牌特優,這樣就成的一切都是全新,難怪大家脫口而出—新縣城。

可是你的包包健康狀況如何,是不是搞不垮的國防身體?

我的朋友很詼諧,他說:“錢雖然花了不少,但一切都換成了新的”。他又補一句:“只有老婆孩子沒有換”。他老婆也詼諧:“幸好什么都換新的,把你的包包抖空了,你要換新老婆豈不成了癡心妄想。”大家都笑了,真瀟灑。我也補一句,其實在法律的原則下換婆也是正當的,關鍵是不搬遷你一樣要參加房改,一樣的要出錢買房子,所以你一樣的換不成新老婆。大家又笑,說言之有理。

看來,人們為了未來生活的美好前景花了錢,還是高興的,因為利益歸己,痛一刀、值得。

(三)

新縣城地理條件得天獨厚,有條件將房屋規劃實行稀朗的布局,房與房之間留有較寬的綠化帶,這種理想的規劃又是其它城市可望而不可及的。

縣委和政府針對剛搬遷時那光禿禿的環境提出了“讓我們的城市綠起來、亮起來、凈起來、美起來的口號。”縣城建局就積極推行綠化工程,盡管資金緊,擠也擠出210萬元來把這項工作落到實處,其實這點錢并不多,根據預算,新縣城綠化工程總需資金628萬元,210萬元僅是起引導作用,正確的引導,在群眾中掀起了植樹的熱潮,如果將職工的義務勞動折成錢,再加上各單位自己出的資,應該是搞了近一千萬元的綠化工程。

栽什么樹好呢?開會討論,眾說紛紜,決策者來了個民主集中:建議多種芒果樹,少種橡樹和小葉榕,建議吻合了群眾的意愿,大家說:“這個點子高,芒果樹又綠化環境,大批芒果成熟了,就掛在路旁窗口,別有情趣之外,還給人們一個豐收的喜悅,絕羅,建議好”。群眾就用實際行動支持,據今年就統計,全縣城己種植綠化樹80000多棵,有的地段事后再看,覺得還要再栽才盡人意,有人就再次到城建局要樹苗,城建局領導在心里說:群眾,你的熱情我理解,無非是對這地方的熱愛,于是真的開金口,給,經費我們再想辦法,感謝大家的支持。

為了這座年輕的城市脫穎而出、美貌超群,城建局招收了50多名清潔工,準備還要招收綠化工,為“她”打扮,為“她”梳妝。

我想,只要大家都努力,四、五年后的新縣城,將是一座綠樹成蔭、一塵不染,從街上回家不用脫鞋,留得住客的城市。登高一看,人在城中,城在林中,鳥在飛翔,你可能會說,這是一座美麗的林城。

(四)

老鹽邊位于三源河畔,唯一走向外面世界通道是冷水箐梁子,這里易守難功,是戰略要地,前人選擇這樣的地方建鎮,是戰爭的需要、是生存的需要,為了適應當時各自為陣,占山為王的社會環境,我們的祖先完全有理由作這樣的選擇。

今天,舉世矚目的二灘電站這一造福子孫后代的偉大事業,需要我們搬遷,需要我們用實際行動來支持,我們能說“不”嗎?再有,雅礱江水開天辟地第一回被斬斷,河底第一次現天,這真是千年等一回的事喲,我們能說“不”嗎?同時,我們的領導層也清楚地看到,先輩的選擇,已成為新時期經濟發展的阻礙,具體表現為:交通不便、信息閉塞。于是,1997年7月1日,一聲號令,縣城南遷,遷到有利于經濟展的地方去,去迎頭趕上那領先的潮流,于是,我們—老縣城的人們就光榮地成了這片曾經荒涼的土地的住戶,成為幾百年、幾千年后這里的祖先,成為一部歷史的主角。

有人曾這樣形容老縣城,點一支煙,從街的一端出發,當吃完這支煙時,你就到了街那頭的終點(全城只有一條街)后來他又來到新縣城說,要四個老鹽邊的天才有一個新縣城的天大。這里的街縱橫交錯,不好用煙來測量,如果繞城一周,可能要抽一包煙呢,他的估計準確,新縣城周長8.8公里,是一個廣闊的天地,如果誰有錢不好安置,正好可以帶到這里業插腳,帶到這里來發展,你也來、他也來,朋友的朋友又來,來多了,熱鬧了,經濟發展了,那時候再想來,難度就大了,信不信由你。

編 輯 :彭開欣 曾 靜

監 制 :馬茂林

免責聲明:
·本條信息為轉載內容,本網站不能保證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,對相關信息所引致的錯誤、不確、遺漏或損失,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。如您發現有信息錯誤、違法等相關內容,請與我們聯系,并提供相關證明材料,我們將及時處理。 ·聯系郵箱:admin#pzhol.com(#換@)  點此通過QQ郵箱在線舉報違法信息!
不良與違法信息舉報信箱: admin#pzhol.com ($換@) 在線糾錯
攀枝花網 www.vdgkhp.shop Copyright(C)2008-2018 蜀ICP備18023319號
平码研究院 黑龙江22选5历史开奖 章鱼彩票首页 湖南快乐十分前三查询 爱玩棋牌官方手机下载 韩国冰球打架 彩票宝首页 河北快3走势图基本图形 保安中彩票 幸运赛车直播爱彩 快乐10分任五中奖规则